文章
  • 文章
搜索
最新活动
更多
热点资讯
更多
详细内容

印尼严控矿产出口,中企该如何应对?

时间:2023-03-14     作者: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转载】   来自: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

    【环球时报驻印尼特约记者 俞自芬 环球时报记者 丁雅栀 金轩远】全球重要工业国都已把关键矿产供应链安全提升至战略高度,与供应链紧密相关的资源国矿产出口管制政策因而成为市场焦点。拥有镍矿、铝土矿等丰富矿产资源的印度尼西亚已多次出台禁令限制矿产出口。近日,印度尼西亚总统佐科又放出减少矿产资源出口的信号。《日经亚洲》7日报道称,印尼总统佐科在2月初的一次投资论坛上表示,将进一步对锡、黄金和其他金属实施出口禁令。去年12月,佐科已宣布将从今年6月再次禁止铝土矿出口,不久前他又表示“可能年中”会禁止铜出口。接二连三的限制举措将给中企投资带来多大影响?前往印尼投资的中企又需要做哪些准备?

  限制出口,印尼不想只做矿产出口国

  据美国地质调查局的数据,印度尼西亚是世界上最大的镍出口国,其储量约为2100万吨。同时,印尼也是铝土矿第六大生产国,铜的储量也占到世界的2.7%。

  长期以来,印尼靠出口原矿产品盈利。但自2014年印尼政府下达的一纸禁令开始,矿产出口格局发生改变。禁令规定印尼将全面禁止未经加工的原矿出口,包括镍矿与铝土矿在内的多种原矿必须在本地进行冶炼或精炼后方可出口。2017年初,印尼政府暂缓了该禁令,但又于2020年开始禁止镍含量低于1.7%镍矿石的出口。

  为什么印尼政府如此坚持限制这些矿产的出口?美国CNBC网站援引“采掘行业透明倡议”的数据报道称,尽管印尼矿产出口量大,但2019年,矿产和煤炭行业对印尼GDP的贡献只有5%。为了提振经济,也为了加速实现2060年印尼净零排放的目标,印尼希望摆脱原材料出口,转而专注于发展下游产业。有别于单纯卖原材料的“上游”活动,“下游化”政策将提升印尼出口价值、提供就业机会以及建立相关产业链。

  2021年底,印尼总统佐科曾表示,自限制镍矿石出口以来,印尼获得了很多好处。随着全球转向汽车电动化趋势增强,市场对镍、锂和钴等电池原材料的需求激增。印尼也希望能借助自身资源优势“分得一杯羹”。镍矿石出口限制令出台后,在短短3年时间里,印尼与现代、LG和富士康等全球制造商签署了10多项电池材料和电动汽车生产协议。印尼总统佐科表示,希望美国特斯拉和中国电动车制造商比亚迪搬到印尼来,进一步提升印尼在电动汽车供应链中的地位。与此同时,镍企业开始赴印尼上市,数量在2023年创下纪录。

  多元化,已走出一条应对之路

  印尼与中国互为重要的贸易合作伙伴,中国已经连续多年位居印尼第一大贸易伙伴。

  在镍矿资源方面,中国的镍储备只有不到全球总量的3%,因此,中国镍矿石在很大程度上依赖进口。此外,随着国内新能源汽车产业的快速发展,中国对于镍的消耗增速较大。2014年印尼禁矿后,中国镍矿石的进口来源逐渐向菲律宾倾斜。中国海关总署最新数据显示,我国2022年镍矿石进口4018万实物吨,其中83%来自菲律宾。但需要注意的是,据彭博社报道,菲律宾近期表示也考虑效仿印尼,征收镍出口税或限制出口。

  铝土矿方面,中国产量占比也小,曾经非常依赖印尼铝土矿的进口,但2014年印尼政府首次禁止原矿出口后,中国企业开始推动铝土矿进口来源多元化。几内亚、澳大利亚逐渐成为我国进口铝土矿的两大来源国,在我国进口铝土矿中的份额逐年提升。中国海关总署的数据显示,2021年我国进口铝土矿1.07亿吨,其中51%来自几内亚,32%来自澳大利亚,印尼以17%位居第三。业内专家分析认为,即使印尼在今年6月再次禁止铝土矿出口,我国在几内亚经营的铝土矿也可以填补这一空白。

  作为对华铝土矿供应国之一的马来西亚期待着中国能将目光更聚焦在它身上。据新加坡《海峡时报》报道,马来西亚天然资源及环境气候变化部长聂纳兹米表示:“如果一个国家对铝土矿出口实施禁令,那么全球需求将转移到任何其他能够提供这些资源的国家。在这种情况下,对马来西亚铝土矿需求会很高,尤其是中国。”

  在印尼中企:挑战和机遇并存

  “对当地中资企业来说,印尼限制矿产出口的政策带来了一些挑战。”一位在印尼开展矿产相关业务的中资企业负责人告诉《环球时报》驻印尼特约记者。他解释道,矿产出口限制会使企业在印尼投资下游冶炼加工产业,进一步延伸产业链,这导致印尼本地企业和外资企业展开对于工人的争夺,带来人工成本的上涨。对以出口能源矿产为主的企业来讲,需要进行企业经营的转型。

  美国国家亚洲研究局的国际供应链专家默温分析称,尽管印尼的出口限制会给中国带来一些挑战,但也有商业优势和战略收益,印尼的禁令使得中国企业从单纯的进口镍矿石转向在印尼投资镍加工。

  业内专家分析称,中国采取的一种混合战略,既符合印尼的相关法规,又在某种程度上确保镍产品的供应。通过在印尼投资技术和合资企业,中国缓解了供应紧张的问题。

  近年来,中国和印尼两国持续加强产业合作。在印尼的苏拉威西岛和哈马黑拉岛,中国企业建起了精炼厂、冶炼厂、新的治金学校,甚至还有一座镍博物馆。仅2022年一年,中国企业就向这些地区投入了32亿美元。目前,印尼已形成了一批以镍业为主的现代化工业园区,包括印尼经贸合作区青山园区开发有限公司投资建设的青山园区和江苏德龙集团投资建设的德龙工业园。

  该中资企业负责人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对于在印尼的中资来说,印尼收紧矿产出口有利好的一面,短期内会让印尼本地原材料价格下降,直接带动当地中资企业成本降低,利润升高,当然长期还需要观察下游的产能,因为供需平衡决定原材料价格。而对于印尼之外的国家,特别是大量从印尼进口原材料的国家相关企业来说,情况则相反。”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
seo seo